魏卿卿容彻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半夜了,朦胧的夜色下,也能看出她表情的凝重。

  她下了台阶后,没有急着上马车。而是又回头看了一眼,现在就连她都怀疑,自己成全了祝珠和大哥,到底是好事还是会给两家都带来灾祸的坏事了。

  一路慢慢走,魏卿卿想念起容彻来,她忽然想,能有个说心底话的人,是多么难得。

  "小姐。"

  忽然,兰芷警惕起来。

  魏卿卿抬头。就看到了站在距离国公府只有一个转角的容锐章。

  容锐章身上湖蓝色的官服还未换下,还是那副人模狗样。

  魏卿卿站定脚步,淡漠看着容锐章,容锐章却比她先开口:"今日来,并非为了风花雪月之事,只是来告诉你一声,将来你若是来求我,我一定会帮你一次,你只要注意你求人的姿态便是,我更喜欢以前温恭谦良的你,而非现在这般张牙舞爪。"

  魏卿卿眼眸微眯:"你就这么笃定我要来求你。"

  容锐章知她不会信自己,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:"你应该许久没收到容彻的消息了吧。"

  魏卿卿看着他在黑夜中期待自己惊慌失措到发亮的眼神,淡定转过身继续往国公府的方向去了,边走边道:"锐章侄儿关心叔叔本是好事,只下次也不必这样上赶着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婶婶有什么旁的想法,让人觉得你乱了纲常礼法。"

  说罢,魏卿卿已经提脚进了国公府的门,丝毫没管身后脸色发绿的容锐章。

  只入了门后,魏卿卿的心的确提了起来。

  "去寻阿展来回话。"

  魏卿卿吩咐下去,但不多久兰芷来回话,说阿展根本不在屋子里。

  魏卿卿隐隐有些不安心兰芷也道:"既如此,不如奴婢去阿展屋里等着,他想是有什么事临时出去了。再或者奴婢安排人,连夜去往西南……"

  "如此未免太过兴师动众。"兰生看向魏卿卿,魏卿卿也是这个意思,现在盯着国公府的眼睛太多了,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,势必会让那些本就虎视眈眈的人直接扑上来。

  魏卿卿在书桌前站定,顿了顿,摁下桌面右上角一个小小的机关,只听啪嗒一声,书桌2的那个一侧弹出了个暗格。

  "这是七星阁的……"兰芷差点轻呼出声,好歹及时捂住了嘴巴。

  魏卿卿看着难掩激动的兰芷和面色凝重的兰生,语气平静:"去吧,让他们安排人到二爷身边去。"

  兰生立即拒绝了:"这是二爷安排给您的人。"

  "若没了他,留我又有何意义。"

  魏卿卿淡淡说罢,人便回了里屋。

  兰生惊讶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晃动的珠帘后,迟疑了一下,跟兰芷对视一眼,毅然拿起了那块腰牌,连夜出了绾秋院。

  第二天,不等魏卿卿先去魏家,魏浔已经登门。

  之前太子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宴请,魏卿卿还不知道结果。今日见魏浔登门来,知道必是太子那边松了口风要魏浔父子办事了。

  不过在魏浔开口之前,魏卿卿先提了容锐章的事。

  "此人阴险,无所不用其极,他既敢跟我放这样的话,想来是有了稳妥的法子在最近解决掉太子,并送四皇子上位。"魏卿卿道。

  魏浔坐在一侧凳子上,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小妹,即便是讨论皇子们之间这种手足厮杀。她都面不改色,虽娇弱之姿,却藏不住锋芒。

  这样的女子,魏浔想,世上也没几个。

  "太子也有行动,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便不清楚了,但肯定跟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冬狩有关。"魏浔垂眸喝茶。

  魏卿卿见他收回度量的目光,心下瞬间松了几分:"他让大哥挑拨我跟长公主之间的关系,从而达到离间国公府跟六皇子的目的,对吗?"

  魏浔早知她能猜到,但想起太子的龌龊,便是一声冷笑:"不止如此,他还想让你跟长公主斗个你死我活,约摸更盘算着,暗处下手,除去你或是长公主。"

  "这手段倒不像是太子的。"魏卿卿眼底浮起一丝薄凉,太子虽狠,底下谋士也多。倒是不曾见他用过挑拨内宅女子的勾心斗角这等手段。

  若不是太子,那就只有最近太子府的新晋红人魏素素了。

  "距离冬狩时日不远,容二爷可曾有什么消息回来?"魏浔问道。

  提起容彻,魏卿卿的心微微提起,倒没多言,却将屋子周围的人都打发了下去,与他说了祝府的秘密。

  "大哥若是不愿意再跟祝家联姻,祝大学士定也不会怨你。"魏卿卿知道魏浔想在仕途上走的更远,有野心也有抱负。但若是娶了祝珠,将来新帝登基,迟早要知道祝府的事,到时候就算不要魏浔的命,仕途也算走到头了。

  魏浔面色凝重起来。

  魏卿卿等着他说出同意的话便亲自去祝家赔罪,却见魏浔道:"祝小姐是个好女子,况且,事情没到最后,就没有定数。"

  魏卿卿瞧着毅然决然的他。不再多说,她知道,一切的利弊,他已经做了考量。

  冬狩之前,魏卿卿再见魏素素,便已是几日之后,因为死去的魏琼威要迎娶徐尚书家的女儿徐瑶。

  国公府因为容海一事跟徐家结了怨,原本是怎么也不会来参加这桩本就损德行的'喜宴'的,奈何还有个兴风作浪的太子。让太子妃亲自登门,带了魏素素一起,邀了国公夫人前往。

  "绥国公府是世家大族,该要拿出名门的气度和容人之量来。"太子妃抿了口茶,坐在上首的位置,看着形容枯槁的国公夫人道:"太子体恤国公府痛失爱子,却也要顾及朝臣间的和睦,否则天下百姓便要看了笑话,父皇也要不高兴。这也并非是夫人想看到的吧。"

  这话说得,如果国公府不派人去参加这次喜宴,便是要置太子于不义之地了,按太子最近胡作非为德行,少不得又要闹出风波来。

  太子妃说罢,瞥着国公夫人本就苍白的脸紧绷着,笑笑:"不过你也不必担心,今儿只要去走个过场便是。"

  说罢,太子妃话锋一转。看向魏卿卿:"少夫人,你说本妃说得对吗?"

  魏卿卿抬眸看向太子妃,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痕迹,眼神里的算计却半分未被岁月冲淡反而愈发清晰。反倒是一旁一言不发的魏素素,显得乖巧安静起来。

  "臣妇素来愚笨的,太子妃说对,那便对。"魏卿卿谦逊一笑,却差点憋的太子妃一口气噎在喉咙里。

  "少夫人过谦了,你若是认为本妃说得有道理,便也帮本妃劝劝国公夫人吧,你放心,长公主殿下那里,本妃自会亲自去解释的。"太子妃又笑。

  魏卿卿唇角勾起,太子妃这是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,什么给太子面子,她今儿来,就是奔着挑拨自己跟长公主来的。

  若是自己今儿顺了太子妃的话,正值伤心之际的长公主若是知道了,还不得吃了自己。

  "如此的话……"

  魏卿卿故意顿了顿,太子妃以为她要妥协,国公夫人也打算出来解围,就见兰芷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,朝魏卿卿道:"少夫人,长公主殿下来了。"

  "那倒是巧了。"

  魏卿卿看向太子妃:"过世的毕竟是驸马,臣妇这个做弟媳的不敢置喙什么,有什么话,就请太子妃直接跟长公主殿下说吧。"

  太子妃抓着茶杯的手陡然收紧,甚至来不及质问魏卿卿几句,就见珠帘猛的一扫,一身素衣的长公主已经面若冰霜的大步走了进来。

  "皇姐……"

  太子妃不太怕这个长公主,但名分到底在。

  可她刚开口,长公主便几步走到她跟前,当着众人的面,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太子妃脸上。

章节目录

魏卿卿容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中二病教你做人[综漫]只为原作者我见卿卿多妩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见卿卿多妩媚并收藏魏卿卿容彻最新章节